狐周周

——天罪OP讲了一个什么故事。
——要听爸爸的话哦!

——回首南柯梦,
      静对北山云。

我和我的父亲

今天的主题是
天罪讲了一个什么故事! 

——

纵我当时知有恨

初心不肯不逢君。 

世上痴者皆傻人。 

这周刷儿子。
和儿媳妇,们。 

一周总结

生生给爸爸凑够了九宫格。

嗝。我真是个高产的草稿流

关于魔皇的小低马尾每次是谁给扎上的猜想~吾皇的贴心小棉被。
后来呀,棉被退场之后,魔皇的头发,再也没有梳起来过啦。

今天也是父慈子孝的一天!
谁是你爸爸,就看着办吧!

——和平年代、患懒癌晚期的、洁癖大魔王

画个战损。天罪第十八集
说起来原先对这个角色只停留在花痴外表的阶段,直到看了一个弹幕说
——“之所以站桩输出,是出于神的骄傲,必须正面抗下所有伤害。”
我就无可救药生出了许许多多真情实感…… 

局部舔屏向~

以前的老图。
漏了一张羽仔。

叫爸爸!!!!

重温剑踪-天罪,我又掉回了这个大坑。
补档一些七八年前的老图
我喜欢他们呜呜。

逆个CP玩一玩。
天启:自己惯的,流泪也要惯下去。 ​​​

昨天的后续,送别我的鸭。
继正德天启之后,嘉靖和崇祯也被我拿来玩耍了,对应豹猫组,我决定叫他俩灭佛组…… 

©狐周周 | Powered by LOFTER

崇祯脑残粉,职业捅刀王。
只有本命没有墙头,不会产出祯祯以外的粮,可能是世界上最专情的双子座…圈地自萌,与世无争,感情没有是非对错高低贵贱,我爱他如亲人,无人可指摘。
绿鬓都无白发侵。
醉时拈笔越精神。
爱将芜语追前事,
更把梅花比那人。

我欲踊跃九重,温存霄壤
再聆妙弹翔凤续宫商
我愿羁旅天涯,埋骨穷荒
魂梦同君荡
我要挥云拨雾,陈情为酿
直将这余生描摹你色相
从后春风助笔,几人识窥吾皇

今宵披发入山,长歌哭我烈皇